殉马坑期待保护

    在山东省淄博市齐国故域东北部,是春秋时期齐国齐景公之墓,环绕于周围的就是历史
上有名的“东周殉马坑”,其文物价值与秦始皇兵马俑相当。然而,马骨被发现、发掘以及
部分展出后,由于一直没有找到一个最佳的保护措施,致使这些马骨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风化
现象。

    宝贵的文化遗产
    殉马坑在齐景公墓室的东、西、北三面;东、西各长70米,北面长75米,宽5米,三面
自然衔接,成为一体,全长215米;1964年发现,发掘清理了北面西段34米,殉马145匹;
1972年发掘清理了西南端的30米,清理葬马83匹。殉马排列密度平均每米地段2.7-2.8匹,
按此密度计算全部殉马当在600匹以上。数量之多,规模之大,前所未见。
    殉马大多数是5、6、7岁的壮年马,是处死或先使马处于昏迷状态之后按照一定的葬式
排列而成,马分两行,前后叠压,昂首侧卧,形作奔跑,呈临战姿态,井然有序,威武壮观。
    经考证,墓主是齐景公,景公名许臼,是继姜大公之后第25位国君,在晏婴的辅佐之下,
在位58年,是齐国执政最长的一位国君。景公特喜欢马,宫中有专门给他养马的人,他的爱
马死了要处死养马的人。《论语》记载,齐景公曾“有马千驷”。
    齐景公陪葬的殉马坑要比秦始皇殉葬的兵马俑还要早几百年,兵马俑是一种工艺品具有
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殉马坑则在于他的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对研究齐国乃至春秋时期的
政治、经济、文化、军事有一定的意义,同时对研究古代的养殖业和殉葬制度也有一定意义。

    第一次保护失败
    1964年和1972年先后发掘84米,清理殉马228匹,但除了105匹用于展览外其余的均又重
新埋于地下。1983年9月,在殉马坑西边南段40米处新建展厅一座,呈“T”型,从此正式对
外展出殉马。埋于地下几千年的马骨因为相对恒温、恒湿并不与空气接触而风化极慢,但展
出之后的情况则不同,因此文物部门对马骨进行了保护处理。
    1983年对展出的殉马进行了第一次保护措施,为了防水在马骨下面地面上浇灌了一层厚
约4公分的尿全树脂,马骨上用上了双氧水,上面再用灯供干马骨上的水分。事实证明是非
常失败的,首先由于不可能将尿全树脂100%灌严,即使该树脂防水性能很强,它也有很多缺
点,它作为大面积的防水层来用,有容易龟裂的特点,由于它膨胀收缩动差大、它在正常的
温度变化之内就会龟裂。所以不能形成一层完整的膜体。由于膜体变化龟裂使土壤跟马骨也
随之变形。所以它不但没有起到防水作用,还对马骨起到了一定的危害作用。直到今天为止,
还在受温度变化不断龟裂,可见第一次失败的保护对以后影响极大。

    现仍有遗留问题
    第二次保护是1988年,由于马骨与大地接壤,大地充斥着水分,水分是促使马骨风化和
瓦解的致命问题。所以首先解决防水问题。当时考虑了一个架空防水措施。底下都采取了工
程板架空隔离,就是把这个马坑和马骨架空起来使它脱离掉与大地的接壤,隔断了地下的水
源,下层是用钢筋混凝土浇铸而成,呈拱形。有一定空间可以下去检修作补救工作。这样使
这个马骨形成了一个五面的盒子托着他。
    其次是马骨上罩了一个罩子从而解决了粉尘问题。殉马坑的第二次保护解决了防水和防
尘问题,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进步,然而却始终没有解决裸露马骨在空气中的氧化问题及恒温
问题。
    殉马坑的马骨埋于地下两千年其网络组织和角质都已经非常脆弱,其腐蚀程度也已经相
当严重了,在自然空气中又要继续氧化和分解,然而至今日为止还没有实施一个上好的措施。
临淄区文化旅游局郑德新副局长接受笔者采访时说:“一是没有好的方案,二是没有资金。
现在我有个法子也不敢办,因为这是历史遗留下来的文物古迹。这种方案心须在实验室里做
好。满足要求之后才能用,而这需要一定的资金。”
    郑局长最后告诉笔者,对于马骨保护的温度问题。自然风化问题,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
研究所正在研究这个问题,现在还处于探索阶段,希望能早日找到一个最佳的方法来保护这
笔比秦兵马俑还要早几百年的宝贵的文化遗产。
                                                                    张闻宇 文摄

                      《中国环境报(地球村周刊)》1999-9-9  第六版

返回新闻纵览



欢迎进入上海环境热线

©2000 上海市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中心
联系: webmaster@envir.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