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母亲河

  河流对城市的影响,是任何事物都无法比拟的。没有河流,就没有城市;城市失去
了河流,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河流跨越时空,塑造了城市。
  苏州河对于上海,就是这样一条母亲河。
  百年变迁
  苏州河是现今人们对吴淞江的习惯叫法。吴淞江是一条古老的河流,古为太湖入海
水道三江之一(另两条为东江、娄江),发源于太湖瓜泾口,古称松江、松陵江、笠泽
江。
  吴淞江曾经是一条通海的大河。在唐朝,江面最阔处达20里,烟波浩渺,气象万
千;到了宋朝,河道虽因淤积而在不断变窄,但仍是一条宽达10里、江波茫茫的大河;
宋元之间,由于税赋过重,百姓无奈,围垦吴淞江滩地,到明初河宽仅1里。明朝初年,
苏州河流域洪水泛滥,民不聊生。户部尚书夏原吉奉诏治水,调集10万民工,分流苏州
河水势,沟通黄浦江,促成了“黄浦夺淞”,原来是吴淞江支流的黄浦江,成了入海的
巨流,而吴淞江则风涛渐息,成了一条静静的支流。
  上海是典型的靠河兴市、借河发展的河口海岸城市。上海的前身,是个滨海渔村,
于宋代发展成镇,元代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立县。苏州河给上海带来舟楫之便,商
贸之利。明朝弘治年间,上海港成为“海运要津,东南通闽越,西北距河淮,乘潮汐上
下浦,射贵贱贸易”,系万商云集之处。1843年,上海开埠,引来外国客商,到了19世
纪后半叶,外国侨民在吴淞江乘船溯江而上,可直达苏州,故称其为“苏州河”。从这
时候起,上海作为通商口岸,开始了她向近、现代大都市迈进的步伐;也就是从这时候
起,苏州河作为上海的摇篮,开始了她最为凄惨而又最为辉煌的百年变迁。
  由于开埠,越洋而来的西方人在火炮的护送下从40年代开始登陆,进入了苏州河与
黄浦江的交汇处,而后,他们的租界向内陆延伸,夹列于苏州河的两岸。租界内的器物
和观念,向外蔓延,进入中国人的生活。本以渔农为主业的滨海之地上海,便在近代化
的过程中脱胎换骨,变得五光十色,苏州河的两岸,也随着岁月的流逝,一步一步地走
向工商化和都市化。随着旧中国最著名的“十里洋场”的逐渐形成,流经其间的苏州河
就此成了一条城市的内河,在不息地流淌中渐渐失去自然本色。
  1895年甲午战争前,中国早期的民族工业诞生在苏州河北岸。1912年到1925年,由
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欧美列强自顾不暇,中国民族工业得到了一个难得的发展机遇。那
时的苏州河畔,烟囱林立,机器隆隆。两江水道,船行如织。
  1920年,苏州河水被污染了。几年后,苏州河下游的闸北水厂被迫迁至黄浦江边,
那时,生活污水、工业废水、乡间粪便,直泻河道。以后的淞沪战争,使中国早期民族
工业的摇篮毁于战火,此后,苏州河的污染随之缓解。
  苏州河环境的急剧变化发生在上世纪50年代。当时,两岸的工业到了鼎盛时期,重
工业发展尤速,苏州河流域集中了上海近千家企业。那时的苏州河,已像是上海城区胸
口的一条黑色带子,随着海潮的起落,这条“黑缎带”在苏州河这条感潮河的河道里游
来荡去。
  环境与文化
  苏州河作为上海母亲河的功能,从灌溉、捕鱼,到航运、纳污,划出一道由农业、
渔业向商业、工业发展的曲线,客观而真实地反映出人力与自然相互消长的关系。而这
一过程的衍生物——河文化和桥文化,必然随着水环境的恶化而消沉,随着水环境的改
善而繁荣。
  上海,得名于吴淞江的下游支流上海浦;而上海的简称沪,也得名于吴淞江渔民用
于捕鱼的竹制工具。唐代的吴淞江,其水清澈,鱼虾满江,在诗人皮日休的眼里,远胜
于新安江:“松陵清净雪初消,见底新安恐未知;稳凭船舷无一事,分明数得脍残
鱼”。
  更早的一千六百年前的晋代,吴人张翰在北地作官,“因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
菜、莼羹、鲈鱼脍”,遂弃官归。他所思念的鲈鱼和菰莼,就出产在松江的水中和岸
旁。后来李白作诗,叹咏“吴中张翰真达生,秋风忽忆江东行”。苏东坡的《后赤壁
赋》则文思远游,在冬日的黄州悬想江南风物,遂有“举网得鱼,巨口细鳞,状似松江
之鲈的”的比拟之辞。他们的笔触与千古江声汇在一起,为这条上海的母亲河留下了悠
远的人文色彩。
  苏州河又是一条多桥的河,每一座横卧南北的桥梁都是苏州河的一部分。1856年,
苏州河上架起了第一座桥,木质的威尔斯桥,后变为浮桥,再变为铁桥,沿革至今就成
了上海著名的外白渡桥。外白渡桥至河南路桥沿河一带,几乎每一条南北走向与苏州河
相交的马路,均有一桥相配,桥身也多具百年以上历史。这些桥梁以各异其趣的历史风
格,记录了自己所产生的年代,连成了一种水上风景。而两岸的著名建筑或景观,更是
闻名遐迩:中国第一座欧式公园———黄浦公园;雅致端庄的原英国领事馆(今上海市
政府办公楼);当时堪称风格前卫的百老汇大厦(今上海大厦)和河滨大楼;外表华丽
的礼查饭店(今浦江饭店);沪上首座钢筋结构、大理石加砖石外墙的邮政大楼……这
些建筑承载着上海屈辱的历史和辉煌的现在,凝视着上海更加美好的未来。
  拥抱母亲河
  谁也不愿意和一条臭河生活在一起;母亲河的黑臭更是我们无法抬起头的愧疚。上
海的辉煌,源于苏州河;而苏州河的污染,又使这辉煌黯然失色。
  80年代初,上海刚刚对外开放,欧美人、日本人,以及港台人纷至沓来。他们不喝
上海的水,而是自备饮用水。那时的苏州河,在和黄浦江合流的交汇处,竟形成了黑黄
分明的两股水流,成了被上海人称为“两夹水”的奇特景观。
  1988年,当时担任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访问伦敦时,曾经在泰晤士河边看到有人
钓鱼,非常感慨。同年,上海市合流污水治理一期工程开工建设,他在开工之日题词:
决心把苏州河治理好。在1993年,他与联合国环境署执行主任多德斯维尔女士谈话时
说:“现在黄浦江的水,特别是苏州河的水污染很严重……我们希望苏州河也能像英国
伦敦的泰晤士河那样,河里有鱼。”
  合流污水治理一期工程历时5年,于1993年建成通水,这一工程将苏州河以北地区的
工业、生活污水截流,用管道输送到吴淞口,深入长江水底排放,而不再将污水排入苏
州河。苏州河水由柏油色开始泛出黄色。
  也就是在那一年,第二届国际水都会议在上海举行,市长黄菊就上海的规划、水资
源保护、环境、港口、绿化等问题发表了讲话。11月19日会议一致通过了《上海宣
言》。
  1996年,上海市政府成立了上海市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领导小组,市长徐匡迪任组
长。两年后,《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方案》被批准,总投资86.5亿元的苏州河一期工程
开始实施。2000年,苏州河干流的黑臭基本消失,河里出现了浮萍、小鱼等水生动植
物。
  今年9月,上海有史以来首次在苏州河上举办了龙舟比赛,有来自上海和江苏无锡、
宜兴等地的8支龙舟队参赛。这次龙舟赛可以被看成是一种象征和标志:苏州河作为城市
河流,已经真正开始了由航运和纳污的工商业功能向塑造国际化大都市的环境功能的转
变。
  这是一种报答,是长大成人的孩子向付出自己一切的母亲的报答;现在,到了该为
母亲河抹去羞辱的时候了。
  “对过去视而不见的人,对未来将是盲目的。”

《中国水利报》2001-11-26第5版

返 回

环境新闻纵览



欢迎进入上海环境热线

©2001 上海市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中心
联系:
webmaster@envir.gov.cn